武川县可镇定相营村的第一书记兼市派驻村扶贫工作队队长李春雷:

  “扶贫是要保证村民有‘造血’功能”

QQͼƬ20180118085144.png

  内蒙古晨报全媒体记者 福荣

  李春雷,呼市工商局的一名机关干部,武川县可镇定相营村的第一书记兼市派驻村扶贫工作队队长。自2014年9月初第一批选派做驻村第一书记至今,已有三年多。

  三年间,李春雷家里添了老二,现刚满八个月。13岁的大儿子因自小脑部受到重创,也需要特别照顾,这三年,李春雷将大把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驻村工作上,照顾两个孩子的重担全部落到了妻子身上。

  不久前,呼市召回大批第一书记,返回原单位工作。说实话,李春雷的内心深处是渴望被召回的。可是,他负责的武川县可镇定相营村是自治区级贫困村,脱贫攻坚的任务依然沉重,他需要继续留任。

  灯亮了 百姓的心亮了

  按照相关规定,李春雷可以选择让单位再派人顶替他。但他清楚,近几年单位鲜有新鲜血液注入,他在单位算是年轻的。“没办法,我既然选择留下来,就要把态度端正,继续好好干。”

  也许有人会想,“这三年你给村里办了哪些实事,就想走?”

  说到实事,连续三年获得的市级“优秀驻村第一书记”称号就能说明很多问题。李春雷出生于呼市土左旗农村,自小在村里长大,对农村有着与生俱来的情感,这也是当初选择做第一书记的直接原因。

  在他入村工作的第一年,通过走访,得知下辖的侯家沟村和贾家沟村60多户村民,生产生活用电还由上世纪80年代安装的30千瓦小型变压器供应,由于电力不足,只能保证日常照明,功率较大的家电和农业机电设备需分时使用,这个问题长期困扰着村民的日常生产生活,成了村民的一块心病。

  “这家用铡草机,其他村民的电就得停用,有时日常照明灯泡发出的光都是红的。”侯家沟村民白锁平谈起用电问题,怨言不断。对此,李春雷协调武川县供电局,为村里更换了100千瓦的变压器。

  电的问题,看似不大,但关系两个村村民的正常生活问题。这一问题解决后,村民们对李春雷这个新来的第一书记,有了新的认识。

  要想脱贫先修路

  让村民印象深刻的是,李春雷解决了唯一一条自然村连村路的事。

  新农村建设工程主修街巷路,村村通工程修行政村与行政村之间的路,但自然村与自然村之间的连村路,一直影响着村民的出行与农作物运输。

  “连村路都是坑洼土路,晴天一身土,雨天两脚泥。”李春雷形容道。

  作为土生土长的农村人,李春雷深知交通对农民生产生活的重要性。针对实际情况,他寻找到帮扶单位投资8万多元,将连村路从土路变为砂石路。2015年,他又多方协调,求助武川县交通局,终获得200多万元,将砂石路变为水泥路,共2.6公里。

  “当时申请到这批资金时,镇里的领导都不太相信,直到路真的修起来了才信。”李春雷的办事效率,不仅受到村民的称赞,也让镇里的领导加深了印象。

  保证村民有“造血”功能

  “扶贫不是给钱,而是要保证村民有‘造血’功能。”这是李春雷经常讲的一句话。村里曾申请到一批扶贫资金,但他发现该扶贫资金要求不符合实际情况,经多方协调,召开村两委会议,根据定相营村常年播种马铃薯的实际情况,决定将该批扶贫资金用于建设马铃薯存贮库。

  马铃薯存贮库建完的第一年,就以近10万元的价格出租给了外地人,使用期限为1年。李春雷说:“这样我们村集体就有了收入,可以用这笔钱再造福村民,是长期的。”

  如何利用好扶贫资金?村集体收入该用在哪儿?村集体土地如何利用才能将村民利益最大化?李春雷精细地算着每笔账,不敢浪费每笔钱和每寸土地。

  建马铃薯存贮库时,曾花钱挖出一片空地。马铃薯存贮库建完后,剩余的空地,又为村民建了一个截伏流井。李春雷指着仅剩的一块空地说:“这块土地应该很快也会有人用了,到时候村集体收入又增加了。当初这块空地是花钱挖出的,浪费了就太可惜了。”

  定相营村作为自治区级贫困村,有着无法改变的致贫原因,就是缺水。全村耕地均为坡旱地,农业无水利基础设施,常年靠天吃饭。正常年份,各类农作物平均每亩仅有150元左右的收入,缺水成了村民脱贫的最大障碍。

  李春雷曾多次找勘察队的工作人员来勘察水源,好不容易在一处查到水源,打到百米多就遇岩层,不得不半途而废。为打破这一制约增产增收的瓶颈,李春雷协调帮扶单位和水利部门为村里建造了截伏流1处,大口井4眼,这才解决了1000多亩耕地用水问题。李春雷很无奈:“截伏流、大口井储存的水,都是浅层水,不像机井水源总是源源不断,但这是村里解决缺水的唯一办法。”

  鼓励土地流转 让村民有双重收入

  缺水、无旅游等资源,这是定相营村无法改变的实际情况。该村唯一的优点,就是离县城近,道路通畅。李春雷认为,要让村民真正摆脱贫困,办法是有的。

  他计划将扶贫资金用到平整耕地上,同时结合建造多个截伏流、大口井等,用滴灌或喷灌的方式浇地,村民可选择继续种植农作物,或将土地流转,每亩流转的收入也将大大递增。

  “人家流转一亩地最少也要六七百元,我们村一亩地流转费才160元。”李春雷说,因是坡旱地,且缺水严重,村子虽距县城近,路也畅通,但要把土地流转出去,是一件很难的事,“全是坡,流转后需要投入大量资金先平地,所以160元的土地流转费,都很难挣。”

  李春雷曾协助引进一家农业公司,引导村民自愿、有序流转1000亩耕地改善农业基础设施,实施规模化种植,提高土地产值。这样一来,村民不仅能收到一笔土地流转费,还能在该公司打工,获取多重收益。

  采访时,记者途经贾家沟、侯家沟,看到了这片流转的土地已夷为平地,路边还放置着一些生锈的机械。“村民都已经拿到流转费了,没想到资金断了,没办法,就停了。”李春雷说,目前相关扶持政策协调下来,较为困难,这也是他接下来的一年需重点协调解决的大事。

  结束采访时,已近晌午。路边的雪晃得刺眼,李春雷驾车行驶在为村民建起的连村路上,眉头紧锁,在他内心深处,想的最多的就是2018年要为村民去办哪些事。